最新消息

鏡週刊專訪-【頭家開講】套住百億財_禾寶醫材集團執行長林國堂


林國堂領軍的禾寶醫材集團是全球前5大PVC手套廠,每年生產逾170億支手套,去年營收突破150億元。

 
經商原不在林國堂的人生規劃中,為了幫父親管理手套廠,26歲赴美開拓市場。1995年推全球第一支無粉手套,可降低過敏、傷口感染風險,成革命性醫療產品。2000年父親驟逝,林國堂在股東老臣質疑聲中接班。 縝密心細的他,主導越南投資設廠,用易位思考化解文化衝突,排華暴動時,越籍員工反過頭來保護台幹。除代工歐美日醫療手套,另切入食品、電子業,多角化做大版圖,躋身全球前5大PVC手套製造商,去年營收逾150億元。2年前自創品牌,讓利相挺經銷商,掌握更多的發球權。

受新冠病毒Omicron變異株影響,全球一次性醫療手套需求依舊強勁,身為全球前五大PVC手套生產商的禾寶醫材執行長林國堂,辦公桌上堆著小山高的待簽報價單。「手套是防疫戰略物資,疫情爆發以來,價格翻了一倍,很多新客戶是付現搶貨,但我們必須優先確保既有客戶的供貨穩定度。」市場大好,手握發球權的他並未見獵心喜,反而在對內會議上反覆重申原則。

在供給追不上需求的環境下,醫療手套價格從「按月」調價變「按週」調漲, 然而林國堂的壓力卻未因公司營收規模快速膨脹而減少。他的員工透露,農曆年後他幾乎天天加班至深夜,連假日也不例外。揉了揉緊繃的太陽穴,林國堂說:「烏俄戰爭使國際原油價快破歷史新高,我們生產手套的化合物原料都從石油中提煉,加上持續塞港,這些不確定因素都會增加運營難度,但我不能把這些當作藉口。」

多角化經營 切入食品業

為鞏固手套界資優生招牌,林國堂化被動為主動,緊盯工廠稼動、加速生產,針對代工訂單,提早下訂艙位,預留塞港延誤彈性時間,確保供貨穩定無虞,自有品牌端考量經銷商對醫療體系合約多為半年一簽,禾寶不惜吸收變動成本,讓利相挺合作經銷商。林國堂強調:「商場瞬息萬變,團結互助才能放大力量,我們要做長長久久的生意。」這也是集團成軍四十四年穩定獲利成長的不敗心法。

禾寶醫材的前身是金寶山國際,由林國堂的父親林維騰與七位股東合資創立,專攻一次性防護手套生產。從台南設廠起家,一九九五年率先研發出全球第一支無粉手套,靠著技術領先,替歐美日等全球前十大手套品牌代工,在台灣、中國、越南三地共有五座工廠,二○一八年推出耐化學性更佳的丁腈手套,並更名禾寶,年產逾一七○億支手套,去年營收逾一五○億元。

除專注醫療手套,林國堂也帶領集團走向多角化經營,切入電子、食品業,一款PNP食安級料理手套獲日本、歐洲認證,是全台唯一可接觸全油脂類食品料理手套,確保無塑化劑溶出。二年前推自有品牌「醫博康」(Evolguard)快速拿下全台逾五成醫療體系市占,另打入晶圓雙雄、華膳、長榮空廚與統一超等指標企業。

三總放射師 被召回幫忙

經商原本不在林國堂的人生規劃中,父親林維騰是改變他志向的關鍵人物。「其實我爸以前是老師,我們小孩出生後,他為了多賺點錢,才轉行到紡織機械廠跑業務。」在林國堂的成長過程中,父親幾乎都在東南亞拓展業務,「父親曾在柬埔寨遇到暴動,旅館的人叫他躺在床板下躲砲彈,後來冒險衝去機場擠上法國撤僑班機,才從曼谷平安轉機回台,從那次之後,每趟出門他都會交代我很多事情。」

一九七八年,林國堂的姑丈與一群有機械、化工背景的股東決定成立手套廠金寶山,獨缺業務專長者,延攬林維騰擔任總經理。父子倆雖聚少離多,但沉穩早熟的林國堂卻把父親的教誨刻在心上。「我爸常說,書如果讀得不好,別人去玩時,你就不要玩繼續讀,勤能補拙。」受父親影響,林國堂對醫療產業充滿憧憬,選擇結合興趣就讀醫技系。

「我念書時就把人體骨骼經絡血管摸得清清楚楚,畢業後在三總擔任放射師,別人看不到的問題點,我幾乎都能協助外科醫師判讀。」連同服役,林國堂在三總工作了五年,直到父親開口:「你也玩夠了,要不要回來幫忙?」二十四歲那年加入金寶山,跟在父親身旁學習。

早年,台灣手套製造商以外銷為主,八○年代,美國疾病管制預防中心將手套、防護衣、護目鏡與口罩列為預防醫護人員感染愛滋病毒的保護屏障,「國內手套廠在一、二年內,從三十幾家暴增到破百家,隨之而來則是生產過剩導致價格崩盤。」當時金寶山已是國內手套龍頭製造商,年收逾十億元,為突破困境,林國堂被父親派去美國設分公司。
「父親派了一位有經驗的業務協助我,至於怎麼從零開始,得靠自己摸索。」林國堂赴美後先設物流倉,找來在地白人協助推展業務,「父親沒有給我多久之內要做多少業績的壓力,但歐美是手套的領先市場,製造端要掌握市場脈動不能只靠貿易商,必須自己去深入了解客戶需求,即時反饋給工廠。」

一次性醫療手套材質日新月異,早年以貼膚性、延展佳的天然乳膠占大宗,但乳膠手套摩擦力大,須加入滑石粉、玉米澱粉,幫助潤滑,以便穿脫,但隨著越來越多臨床案例顯示,乳膠手套中的植物性蛋白容易誘發白人體質過敏,加上天然橡膠仰賴人工採收,供貨價格不穩,使得PVC順勢成為具競爭力的材料替代品。


手套是重要防疫物資,但國際原油價格持續上漲,加上運費狂飆,不斷墊高生產成本,種種考驗讓林國堂繃緊神經。

 

父逝接家業 受股東質疑

為了分散風險,除了醫療市場,父子倆也積極開發其他產業應用市場。嗅到電子業蓬勃起飛,金寶山針對科技業無塵室,一九九五年推出全球第一款無粉手套,卻陰錯陽差成為醫療市場的革命性產品。

「手套長時間接觸皮膚,過敏的問題一直是醫界非常在意的重點。」林國堂指出,美國職業安全衛生所曾統計,醫療人員對乳膠過敏比率高達八至一二%,追根究柢後發現,有粉手套內的玉米澱粉會吸附乳膠蛋白質,不僅提高過敏風險,也會造成病患傷口持續發炎甚至細菌感染,德國一九九八年率先禁用,二○○○年英國國民保健署宣布不再採購與供應含粉手套。

林維騰有計畫性地栽培林國堂,一九九八年將他從美國召回,參與海外建廠計畫。「其實那時我已經全家移民美國,小孩在美國念書,一度有點猶豫,太太不希望全家分隔二地,最後舉家搬回台。」人算不如天算,二○○○年,父親因病驟逝,林國堂倉促接班,「有些股東、老臣覺得:『一個小毛頭,你行嗎?』其實我已經在這產業歷練好一段時間。」他罕見地替自己辯解。

承襲父親的日式細膩管理,林國堂按部就班穩紮穩打,第三年便迎來轉機。林國堂指出:「SARS是醫療防護史上的重要里程碑,感染管控變成醫院重要防護單位,不再被視為花錢單位。」過去曾是醫療從業人員的他,嗅到市場轉變契機,趁勢加大投資力道。

「我從來就不是大膽的人,其實我一九九八年就去越南找地,光評估就考慮了六年。」由於一條手套產線長二百、高二十公尺,工作站長度達一‧五公里,投資設廠資本支出至少一億美元起跳,龐大設備一旦投入,不像口罩、製鞋機器設備搬得走,林國堂強調:「我們是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生產,產線不能停,我剛去越南時每隔二、三小時就要分區停電,胡志明市的軍用機場比早期松山機場更陽春,我根本不敢投資。」隨著當地政府改善電力供應與港口基礎建設,二○○四年林國堂才拍板投資建廠。


擔任總經理的妻子黃薰慧(左)是協助林國堂(右)實現自創品牌夢的重要推手。
 

另一半輔助 實現品牌夢

然而思慮周全的他怎麼也沒料到,仔細評估軟硬體建設的越南廠,竟在啟用隔年遇上罷工。「員工對餐廳伙食不滿意,這其實是很小的事,但當下沒有積極處理、溝通協調,一旦發酵就會很嚴重。」為此,林國堂率領幹部們學越語,深入了解風土民情,二○一四年越南排華暴動最嚴重時,是越籍員工擋在工廠外、保護台幹,「那一幕,我感動得掉淚,隔年立刻加碼投資蓋二廠。」

凡事親力親為,林國堂不僅和基層建立革命情感,就連對待貿易代理商,也延續父親的厚道精神。「父親生前非常敬重長年合作的貿易商,他給我的觀念是,你要賺也要留一點給人家賺,即使大環境導致供應鏈縮短,也不能因知道他後面的客人是誰,就繞道整碗捧走。」

然而代工終究是為人作嫁,掌握生產、製造關鍵技術的禾寶,依舊懷有品牌夢。擔任總經理的另一半黃薰慧,婚前是聯合利華幕僚團隊,熟悉品牌操作,從市場定位、通路、行銷全方位協助林國堂實現品牌夢。快人快語的黃薰慧坦言:「很多人覺得我們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才敢去做這件事(指品牌),但市場一直在成長,至今仍未飽和,我們一直在想有沒有可能做到和既有供應商共榮共存。」

靈活調產線 紓解手套荒

林國堂拿出數據佐證,荷蘭人均使用手套數量每年二七六支、美國人二五○支、中國和印度僅六支,台灣也是個位數,「全球七○%手套用量是在已開發國家,而這些開發中國家,隨著生活水準持續改善,我的市場還非常大,沒必要跟現有客戶去搶市場。」為求貼近市場,禾寶推出醫博康(Evolguard)、Superieur、SAFE HEALTH三品牌,分別針對大中華區、東協、全球差異化市場,在品牌操作上會刻意避開既有經銷通路,改走電商市場直接面對終端客戶,或以集團資源爭取大型醫學中心採購標案。

不可否認,新冠肺炎也推波助瀾林國堂醞釀多時的品牌夢。但難能可貴的是,在疫情最嚴峻,各國搶購手套時,林國堂接到台灣醫療高層的求救電話,他二話不說調撥貨量,確保國內醫療院所經銷供應不斷貨,另捐贈公家醫療體系。「手套最缺貨時就跟疫苗一樣,比的是誰的採購價錢出得高,我們的產能一度被西方國家包下。」台灣面臨手套荒時,林國堂利用既有產線靈活調度協助紓解,也讓品牌在台打響名號。

除做大醫療市場,禾寶也走向多角化,隨著食安意識抬頭,食品級手套陸續打入麥當勞、肯德基全球供應鏈,看準企業社會責任與環保意識抬頭,他從植物提煉首款生質材料手套,引起晶圓雙雄高度興趣。「客人為什麼喜歡跟我們做生意?我想是因為我們一直有新東西,跑在前面雖然辛苦,但只有這樣,機會來了才能即時把握住。」林國堂說。

台灣受限健保給付制度,手套價格是採購重點,林國堂感慨地說:「手套的目的是防護,價格之外,品質不容許犧牲。」心理學說,要改變人的習慣必須重覆二十一遍,他逢人便不厭其煩一遍又一遍推廣歐美最新防護觀念,將心比心,盼望回歸以人為本,從使用者角度出發,為社會織起一道安全防護網。

比賺錢更快樂的肯定

醫者仁心,林國堂始終記得,當年父親央求他加入團隊,最大說服點就是做好手套,可保護更多醫療從業人員的安全,隨著投入越多,越能體會父親的苦心。正對著辦公桌,林國堂把父親時代留下的手模塗上金漆製成藝品,再掛上母親求來的琥珀,「這2年,媽媽主動說,天上的父親會以我為榮!」一句遲來的肯定,對林國堂來說,比賺大錢更快樂。